映象新闻

继处罚跨区域低价销售经销商之后,国台酒业联合工商部门对山东、河南、福建等地市场进行清理,上述地区均查获不同数量的“假货”。国台IPO在即,多地铁腕清理市场乱象。

映象网讯 (记者 卢攀登) 6月8日,包括茅台、郎酒、习酒、国台、珍酒、劲牌和钓鱼台在内的7家酱酒企业聚首茅台镇,共同发布了《世界酱香型白酒核心产区企业共同发展宣言》。令人瞩目的是,国台和郎酒分别于5月25日和6月5日提交招股说明书,抢占酱酒第二股。

然而,上市在即的国台酒业,面临的问题不仅仅是酱酒第二股的荣耀,还有种种市场乱象。

根据行业新媒体《酒业家》的公开报道,4月底,贵州国台酒业销售有限公司市场监察部发布数份文件,对济南、青岛、杭州等地数位存在违约销售行为的经销商进行了通报及处罚。

据文件显示,国台处罚举措包括:扣除一定比例的合同履约保证金,补交保证金;5日之内按团购价收回违约销售的产品;扣除相关订货单的奖励费用;扣除相关区域人员4月份一定金额的绩效。

以杭州某违约经销商为例:该公司跨区低价销售属于严重违约行为,国台将扣除该公司合同履约保证金100%,在通报下发之日起5个工作日之内重新缴足200%保证金;按照团购价格收回违约销售的产品,杭州大区协助经销商5日之内整改完毕;扣除该经销商订货单的所有国标酒奖励费用,如该订单奖励已发,即从下批次进货中扣除等额的奖励;期限内未按通报内容整改完成将从重处罚。

今年年初的经销商大会上,国台酒业总经理张春新曾表示:“其他的事都可以商量,扰乱秩序的事没得商量。大家要强化制度和规矩意识,红线的事不要碰。”

不过,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第十四条的规定:“禁止经营者与交易相对人达成下列垄断协议:(一)固定向第三人转售商品的价格;(二)限定向第三人转售商品的最低价格。”

2013年,茅台及五粮液均因以串货、低价等处罚经销商,违反《反垄断法》,遭到相关部门的高额处罚。

2013年2月22日,四川省发改委对五粮液限定全国经销商向第三人转售商品最低价格,与经销商达成并实施白酒销售价格纵向垄断协议的行为进行了处罚,罚款2.02亿元。同一天,贵州物价局22日发布公告,对贵州省茅台酒销售有限公司开出2.47亿元的罚单。

与处罚违约经销商同步的是,国台酒业在河南、山东、陕西、福建等地联合工商执法部门,对区域内假货进行收缴、查处。

根据国台酒业多处业务员发布的信息,在河南嵩县、陕西榆林、山东威海等地均联合工商执法部门查获烟酒店内假冒国台酒业产品,数量从几箱到几十箱不等。个别已经申请经侦立案。

被查处的烟酒店老板则反映到,所售国台产品并非假货,为开箱刮码产品,刮去了国台酒业定制的溯源防伪码,以免通过溯源码获知是哪个经销商的产品,对经销商造成损失。

法律人士对此表示:需根据《食品安全法》,如果仅仅是对溯源码等进行破坏,而没有涂改批次、生产日期、产品包装等信息,仅凭厂家检验即判定为假货,这样店主可以申请复议:对国台酒业同一批次产品与查获产品同时进行第三方检测对比,如果第三方检测报告证明并非同一批次产品,即可判定为假货。

映象网记者在郑州市场多家烟酒店走访发现,国台酒业的流通产品国标及十五年产品,在终端市场极为少见。即便是个别有销售的门店,销售数量也有限,同时,价格明显高于网络价格。

根据专业财经媒体“挖贝网”的报道:国台酒业拼多多上价格仅为天猫旗舰店的50%,渠道失控,可见一斑。

而在郑州百荣世贸商城酒类批发市场,国台国标及十五年,多数为开箱刮码,且只销售给熟客,并要求“担责”,即被酒厂查处了,需要承担相关责任。

据国台酒业一位产品开发商介绍,国台酒业上市在即,但凡有些规模的经销商都已经加入成为“股权商”,一旦上市,股价上涨,远非酒水差价可比。因此,很多股权商捂盘不售,或者仅仅在团购渠道,而不会批发给终端。

根据国台酒业的招股说明书,国台酒业102家经销商的实际控制人、主要经营管理人员或亲属作为有限合伙人于2017年5月至2018年4月期间入伙共创合伙、合创合伙和金创合伙于2018年2月至4月向国台酒业有限进行增资。

据介绍,股权商不仅要拿现金进入国台酒业专门成立的合伙企业,而且要保证在一定年限内经销国台酒不低于与股权相对应的金额。

2019年,国台酒业向这102家持股经销商销售白酒产品的金额及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为32.35%。前后对照,国台三年里突增的营收和利润,也与来自关联方与持股经销商的贡献离不开,两者合计贡献了国台酒业2019年营收的40.4%。

一天之后,达利奥致信彭博编辑部回应,指出该篇评论文章错误地推测了其对蚂蚁集团上市计划暂缓的看法,并认为中国监管机构“公道合理且行事谨慎”,蚂蚁集团IPO暂缓不会对中国及其市场的发展产生显著影响。

全文摘编如下:蚂蚁集团——中国各地无处不在的蓝色二维码背后的企业——10月26日宣布,计划通过在上海和香港两地上市筹集超过340亿美元的资金。在作出了一些妥协后,蚂蚁集团最终得到了监管机构的认可,因为它是中国正试图倡导的那种创新型技术公司。

10月26日,上交所官网显示,蚂蚁集团IPO初步询价完成,经过近1万个投资机构账户询价,最终A股发行价确定为每股68.8元,总市值2.1万亿元,较此前多家投行预测约2.5万亿-3万亿元估值,折让幅度约20%-30%。

8月28日,深圳市中小企业服务局联合平安智慧城市、阿里云、腾讯云、华为云(业界简称为“PATH”,寓意科技之路)召开“云上深圳·智慧中小”高峰论坛,并共同发起“深圳市中小微企业数字化赋能共同行动”(下称“共同行动”),为中小企业搭建一个数字化赋能平台,精准服务,助力中小企业高质量发展。云天励飞早期在数字化管理上面临的困惑,也是每天与中小企业打交道的深圳市中小企业服务局副局长吕哲常常思考的问题。

证监会日前就《创业板首次公开发行证券发行与承销特别规定》(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证监会表示,未来将根据制度实施情况,对科创板发行承销制度也相应修改完善,实现各板块基础制度协调统一。

2020年4月23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2019年中国知识产权发展状况,并答记者问。国家知识产权局将参照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的解释和操作建议,妥善处理好国际阶段的《专利合作条约》(PCT)专利申请期限延误的问题。

中国邮政储蓄银行1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布公告,A股IPO的8家战略投资者名单揭晓。值得关注的是,8家战略投资者包括市场上全部6家战略配售基金,另外两家战略投资者分别为全国社保基金一一三组合及中央企业贫困地区产业投资基金股份有限公司。

证监会一方面将保持新股发行常态化,积极支持股权融资,不会因为各种因素而暂停IPO发行;另一方面也会根据目前的市场情况,保持平稳的发行节奏,不搞式的集中核发批文。截至11月28日,今年主板、中小板、创业板共120家企业完成发行,平均每周发行2.7家,融资36.9亿元,比去年同期略有增加。

昨天(25日)晚间,证监会披露关于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的《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接受京沪高铁IPO申请材料。公开资料显示,京沪高铁在10月22日向证监会递交上市材料,并于23日获得证监会的受理通知。这个大块头的IPO,迅速吸引了A股投资者的目光。

如果加上承销商承诺的84万股超额配售,那么扣除发行费用和券商佣金等后,网易有道将在IPO中至少募资1.1592亿美元。更新的招股书还披露,作为网易有道董事的网易首席执行官丁磊有意愿以发行价买入最多2000万美元的AD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