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冬奥|京壶故事

冰壶14世纪起源于苏格兰,是一项古老的冰雪运动。相比滑冰、滑雪等传统项目,它进入中国的时间要晚得多。2001年初,中国第一家对外开放的冰壶场落户北京地坛,短短十余年这项有着“冰上国际象棋”之称的运动,在北京实现了从“小白”向世界冠军的进阶。

要说哪项冰上运动最考验参赛选手的智力,一定少不了有“冰上国际象棋”之称的冰壶。

由特殊石材制成的冰壶,重量大约20公斤,因形状像水壶而得名。投手从本垒将冰壶掷出后,队友会在冰壶前方使劲地用刷子撑拭冰面,因为擦冰的队员无法判断冰壶的沿行路线,所以需要投手“大喊大叫”指挥擦冰行动。所以这项运动也极具观赏性。

冰壶“入奥”较晚,1998年长野冬奥会上才成为正式比赛项目,但其进入中国比“入奥”还早了3年。

1995年,哈尔滨成为中国首个引进冰壶的城市,这项来自苏格兰的古老运动就这样在冰城扎下了根。此时,全民健身运动正在北京开展得如火如荼,各种体育运动在民间百花齐放,除了马拉松、游泳、三大球等主流体育项目之外,飞标、攀岩、射箭、冰壶等具有趣味性、挑战性的竞技项目也崭露头角。

2001年初,中国第一家对外开放的冰壶运动场落户北京地坛紫龙祥滑冰馆,聚集了一群冰壶“发烧友”,其中有不少是地道的北京人。这些冰壶爱好者们热情高涨,组建了中国第一家在国家体育总局注册的冰壶俱乐部——紫龙祥冰壶俱乐部,那时的他们没有想到,未来将在哈尔滨找到用武之地。

2010年,东城区一家冰上运动俱乐部内,冰壶教练为学员示范动作要领。冬奥会刊记者 饶强 摄

2003年1月5日,全国第十届冬季运动会男子冰壶比赛在哈尔滨举行。在吉林队和白山队比赛时,观众席上传来一阵阵带着京腔儿的助威声。这5位热情的观众都是北京小伙儿,分别是李晨、吴荣、贺林、金洋和高勇,他们刚刚在15分钟前代表林业体协队战胜鸡西市队。戏剧化的是,此时此刻,场上正在比赛的两支队伍都是他们加油的对象,其他观众糊涂了,到底哪边才是他们的“自己人”?

原来,来自全国各地的12支参赛队伍中,有5支队伍的25名选手都来自北京,且系出同门北京紫龙祥冰壶俱乐部。这5支队包括:男队——吉林、白山、林业体协队,女队——吉林和林业体协队。

为什么北京选手没有披上北京队的战袍呢?原因是当年北京还没有组建冬运会代表队。“我当然很希望能代表北京市出去比赛,那样我会感觉背后有一种支持。”看着自己的徒弟们代表其他地区参赛,站在场边的俱乐部教练张鹏感慨道,无论如何,能参加冬运会就是对徒弟们的肯定,他们也能够得到锻炼。

比如这次代表林业体协参加十冬会的李晨才16岁,当时是崇文区九十二中的高一学生。张鹏对他称赞有加:“这个小孩儿接触冰壶没多久,现在能打得这么好,证明他有很大的潜力。”

北京冰壶手,撑起了十冬会的5支代表队,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冰壶项目在北京渐成气候。

冰壶虽然正式加入了中国体育圈,但一开始只是个小众运动,毕竟在中国观众对体育比赛收视率的贡献上,这项运动籍籍无名。一直到2008年,冰壶才真正走进大众视野。

2008年在加拿大举办的世界女子冰壶锦标赛上,中国队以黑马之姿一举夺银。世锦赛亚军的成绩,创造了中国冬季运动集体项目的历史最好成绩。中国队的出色表现引起了各路媒体的广泛关注,一些媒体甚至用“奇迹”一词来形容。

属于中国的冰壶时代由此开启。2009年冰壶世锦赛,在加拿大籍教练的指导下,由王冰玉、岳清爽、柳荫、周妍出场的中国队,斩获金牌。紧接着,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上,中国女队又获铜牌。自2003年组建国家队,中国冰壶运动在短短6年间跻身世界一流行列,进步速度令人惊叹。

冰壶运动的普及知识也登上各大主流媒体,并收获了大批“冰粉”。2010年初,本刊记者走访京城冰雪活动场地发现,冰壶运动颇受体育爱好者青睐,前去“尝鲜”的人不少。

当时,全国只有3家冰壶俱乐部,北京占了俩,一个就是北京紫龙祥冰壶俱乐部,另一个是位于怀柔的北京中体奥冰壶运动中心。

一条速滑直道,在冰面划上一个圈和三条线,准备好冰壶,一场比赛就可以开始了。之前,冰壶馆每小时400元的收费令不少人望而却步,但随着世锦赛、冬奥会冰壶比赛中国队取得佳绩,紫龙祥冰壶俱乐部的教练李欣接到的电话就多了,经常有人咨询如何加入俱乐部。“现在周二和周四晚上,馆里全是玩冰壶和冰球的。我们已经有了一批‘铁杆冰壶迷’。”李欣说。

作为中国最早接触冰壶项目的业余爱好者,李欣告诉记者,当时全世界有100多万人玩冰壶,其中大约有70万人在加拿大。加拿大是名副其实的冰壶劲旅,所以中国姑娘们能拿下世锦赛冠军十分珍贵。随着中国的冰壶爱好者越来越多,相信中国队的竞争力也会越来越强。

2016年的寒假,怀柔五中的初三学生韩雨特别忙碌。前不久,她正式入选世界青年冬奥会中国体育代表团冰壶队,奔赴挪威参赛。只有四名选手入选中国国家队,韩雨是唯一通过严苛选拔的北京选手。

2017年2月,习在北京视察冬奥会筹办工作。已是北京女子冰壶队队员的韩雨,有幸在首都体育馆见到了。“问我是练什么项目的,我说冰壶,他笑着说,练冰壶需要头脑聪明啊!然后还转身对随行人员说,中国冰壶现在发展得不错,成绩也挺好。”的话,让韩雨备受鼓舞。

从12岁第一次接触冰壶,到21岁走上世锦赛的舞台,韩雨已从冰壶爱好者成长为中国女子冰壶国家队队长。“我最大的目标就是在北京2022年冬奥会上身披国家队战袍,在家门口为国争光。”韩雨说。

2020年10月,北京市青少年U系列短道速滑冠军赛和冰壶冠军赛在京举行。北京市体育局青少年体育处处长苏峻曾感叹:“2017年体育局第一次组织青少年冰雪项目业余培训,报名的只有70多人。到今年夏天,全市注册在案的小运动员已经有7565名,区级运动队达到126支。”

与发展较早的冰球、花样滑冰、滑雪相比,短道速滑和冰壶曾是北京青少年冰雪运动的“落后”项目。但今非昔比,本次赛事副裁判长杜伟介绍,冰壶运动由于相对来说更安全且容易上手,日益受到校园孩子们的青睐。“冰壶是智与体的结合,目前全市有30多所学校开展冰壶运动,还有的学校利用校园空间推广陆地冰壶。”他说,北京青少年冰壶跳出传统专业训练体制,凭借进校园、市场化模式,目前竞技水平已处在“第一集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